欢迎来到江门市对外劳动服务有限公司 - 江门外劳 | 澳门招聘 | 香港招聘!
找工作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外劳资讯

澳门劳工事务局局长孙家雄:澳门发展始终要背靠内地

来源: 时间:2015-12-10 作者: 浏览量:

澳门自身没有什么自然资源;地下也没有石油、黄金;也没有土地资源。澳门唯一有的是什么呢?那就是政策资源。我们必须做好自身稳定,做好“一国两制”的示范,中央才会给我们政策资源。——— 孙家雄 
孙家雄先生是澳门第一位本土化的劳工局长,而且这份工一打就是10年。在他和他的团队努力下,澳门的统计失业率(与内地的登记失业率不一样)由回归初期的近9%,下降至去年初3%的低失业率。甚至历经金融海啸,澳门今年的失业率预计只在3.5%至3.8%之间。

为维持社会稳定,他以“一国两制”为底气,在面对澳门最大的“米饭班主”- -赌场酒店时,他以“强硬”闻名。昨日,孙先生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也坦言,自己作为业务型官员肯定是两头受气。面对流言蜚语,这个以智慧化解十年不同挑战的局长表示“我只想自己百年归老的时候,能够没有什么遗憾”。

十年局长每年都有不同挑战

南都:你是澳门回归后第一任劳工事务局局长,一做就是十年。你曾经感叹过这十年“每年都有不同的挑战”,愿闻其详。

孙家雄:这份工确实充满挑战。回归初期,澳门治安差、经济差,失业率8点多接近9点———当时澳葡政府没有工程,新的投资者在观望,中产阶级想着移民。2000年时有一些动荡,让整个社会认识到解决失业是最紧要的问题。2001年,我们开设了文化进修课程,给工人们补习中文、英文、数学、基本法,用生活津贴留住他们。一个人有2000多,家里有七八口人,每个月津贴都可以过万。我们当时的目的就是让工人们稳定地读书,解决平稳过渡的问题,给特区政府一段时间去筹备赌权开放。

赌权开放之后又碰到新问题。原先的澳门旅游娱乐股份有限公司不能直接承接原有的博彩基业,必须改成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才行。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员工如何过渡。因为澳娱员工每天工资15块,每个月T IP S(小费)万几蚊———实际上T IPS才算他们真正的收入。那么,转型澳博之后怎样过渡?如果先解雇他们再聘用,就应该拿一笔钱出来,如何计算他们的年资?T IPS算不算数?这些问题都纠结在一起,非常考验我们。而且我们当时还有一个死任务,那就是博彩业不允许有一刻停止。因为庄荷罢工一小时,对于经济来说其实损失不了多少。但对于外来投资者来说,他们就会想,喔,这里的工运好厉害的哦,分分钟就可以停工的喔。那我们就吸引不来百多亿的投资了,这是2002、2003年的事。

2004、2005年,这些外资拍板,要砸钱了。这个时候面临的问题是建筑、技术人员不够,澳门储备的劳动力多由制衣厂出来,而内地输入的农民工大多根本不懂现代建筑业。2006、2007年,这些外资酒店相继落成,但这时又有问题了,就是酒店员工不够,只能引进外劳。澳门外劳数量由回归初期的2万,到4万、5万,最后到2008年顶峰时期的10.5万人。外劳增多,不可避免带来劳动纠纷、劳工转介等问题。2007年5月,特区政府专门成立人力资源办公室管理外劳,我们只是负责监管。

到了2008年,金融海啸来了。一夜之间,威尼斯人工地上1.1万工人突然失业。1.1万人什么概念?你他们会不会上街?而我们的警察都没有那么多。工地对面就是威尼斯人酒店,老板就在里面,他们会不会冲进赌场?会不会在谁的带领下起哄?我们马上组织专人,联合治安警、劳工司进场,提供一条龙服务,让威尼斯人先垫钱,即时计数、即时开支票、即时注销蓝卡(外劳证明)。

海啸期间,停工、裁员、减薪的消息满天飞。赌场尤其如此。之前人手不够,大家都高薪抢人。一个初中生读满三年书毕业,培训一下上岗,一个月拿万几蚊。现在金融海啸,自由行少了,你可以看到赌台前没有人,要裁人。我们跟各大赌场商量,原先一碗饭好满,冒尖,大家都吃得饱;现在世道艰难,我们就把饭削平一点,原先人工的八成如何?老板同意了、工人同意了。我们或者少开工,或者少开赌台,多培训,多发一些车马费就行了。

南都:现在海啸影响转弱,新的挑战是什么?

孙家雄:现在经济好点了,减薪也应该停止了。我们最新收到的消息是12月31日,威尼斯人的薪资也要恢复正常。其实澳门的经济非常简单,受外来影响太大,尤其是自由行。一旦自由行收窄,很多人就要失业;自由行放宽,我们就要去请外劳。现在中央对于这点也有非常清醒的认识,调控越来越微细,达到了艺术化的程度。

强硬作风底气来自一国两制

南都:外界有评价说,你是一个非常强硬的局长。特别是在数次和外资赌场的交锋里,你经常提出如果无理由炒本土庄荷,就一定削减他们外劳名额。今天《澳门日报》披露,今年博彩收入走势凌厉,博彩公司均认为,全年将突破去年的1,087亿水平,全年突破1,100亿已无悬念,由此推算全年博彩税约为385亿元。我想问的是,在一个赌场作为整座城市“米饭班主”的背景下,你强硬的底气从何而来?

孙家雄:我会跟雇主们说明这个道理,澳门是一个旅游城市,也是中国唯一一个可以公开开赌的城市。当然这里面有历史原因,也是我们必须完成的“一国两制”之下的任务。

在这个赌权开放的城市,如果社会动荡,工人日日上街,那么游客肯定不来,这个城市一点好处都没有。澳门自身没有什么自然资源;地下也没有石油、黄金;也没有土地资源。澳门唯一有的是什么呢?那就是政策资源。我们必须做好自身稳定,做好“一国两制”的示范,中央才会给我们政策资源。

这其实是一个唇亡齿寒的关系。工人所求很简单,只要有碗饭吃就很开心了;老板要赚钱,才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给工人,这样大家都开心。

这个道理,澳门的华资老板都知道,外资老板也明白,我们都在不断地沟通。当然有的时候外资老板有自己的考虑,要调控。但如果你没有理由地裁员,我们很难向社会交代的喔,那我们肯定要C U T你的外劳。如果是我们自己人懒、偷钱,那你炒他们没问题。我们的态度很鲜明,特区政府的态度也很鲜明。

南都:那你认同外界给你强硬的评价吗?

孙家雄:这个我不评论。其实我知道,网上对我有很多负面的评价。我的想法是,现在仲未死,盖棺再论定啦。其实在我们这个业务型行业,做一个业务型官员是两头不讨好,心理素质要是不好,死好耐(好久)了,自己都要黐线(发神经)!我只想自己百年归老的时候,能够没有什么遗憾。

南都:很多人都说,澳门的年轻人太多优越,如你刚才所说,不用怎么读书,毕业到赌场上班,一个月拿一万多块。今年初你接受我们《南方周末》的同事采访时,说对澳门年轻人从来没有失望过。现在还持一样的观点吗?

孙家雄:是。其实我觉得这次海啸,倒是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教训。因为海啸一来,他们发现最先被解雇、减薪的就是他们。只要一有风吹草动,他们就首当其冲。而且他们只有博彩业的经验,转行很难。

一个突出的变化,就是以往我们提供的机电、一体化等技术类培训,没有人来上课。好多人来了都是直奔博彩业培训去的。但金融海啸过后,很多人过来报读这些课程,因为他们发现,在海啸当中,这些不怕辛苦的职位没有裁撤,人工也没有减少。我们对这个变化表示欣喜。

内地实习主要是为了见世面

南都:现时澳门人北上揾工渐成潮流,此前澳门劳工局宣布推出“高等院校毕业生内地实习计划”,为去年及今年毕业的澳门籍大学生提供1000个到内地企业实习的岗位,是否意味着官方正式加入到“推手”中来?

孙家雄:首先需要声明的,是澳门高等院校的毕业生去内地实习,不是为了解决毕业生的就业问题,而是创造条件让他们到内地的大企业去学习对方的运作模式。因为这些后生仔是需要出去见见世面的,见世面一是去外国,一是去内地。澳门发展始终要背靠内地,祖国眼下这么强盛,当然回内地最好。

这些后生仔去内地,不是去抢饭碗。参与计划的学生,我们每个月发放合共4500元的生活及住宿津贴,内地单位不用给工资他们,他们和单位之间也没有劳务关系。内地企业只不过需要给这些学生一个了解的机会,不用把他们当生产力。不过如果这些企业在澳门有窗口公司,那就不同了。学生们在这些企业的内地总部实习过,了解总部的运作,再回到澳门的窗口公司就职,那就事半功倍。

南都:这些毕业生在内地实习主要集中在哪些领域?

孙家雄:我们收集了1000个企业实习名额,目前大概有50人成行。实习领域主要集中在银行、出入口贸易、交通运输、建筑等领域,大部分是在澳门有窗口公司的企业,比如说银行有中国银行,出入口贸易有南光集团,交通运输领域有岐关汽车,建筑领域有中铁、中建……

这个活动中的澳门毕业生,并不是单指从澳门高校出来的毕业生,包括所有澳门籍的应届毕业生。这首批50人是澳门在北半球的生源,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每年9月入学、6月毕业的那批;澳门还有一批生源是在南半球,他们在国外读书,每年2月入学、11月毕业。对于北半球的生源,我们8月份进行了宣传;对于南半球的生源,我们预计明年2月份会有大规模的宣传介绍。

南都:那除此之外,澳门与内地在人才交流方面还有什么举措?

孙家雄:上星期我们和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已签署合作协议,双方会合作编制统一的职业技能鉴定标准,并就个别工种制订职业资格互认的具体办法,争取明年实现“一试两证”。

低失业率海啸之后很不容易

南都:上周六你出席公开活动的时候说,预计今年澳门的失业率介乎3 .5%至3 .8%之间。记得去年澳门的总体失业率是3%,3%也是内地严把的一条线。你怎么看待今年失业率?

孙家雄:这点我们和内地不同,内地用的是登记失业率。也就是说失业人口到劳动部门去登记,方才计入统计口径,由于失业者意愿等原因,表面上数据可能是3%,但实际上可能是10%。澳门遵从国际劳工公约,采用的是统计失业率。无论失业人口是否主动到劳工局登记,我们会根据每年的人口普查和每月的人口失业监控,统计出失业率。这个数据显然更能精确地反映真实的情况。

3 .5%到3 .8%这个数据,我们认为相比起其它地区可以算低了。在金融海啸之后有这么一个数字,我们觉得已经算不错———好像香港今年的统计失业率预计达到8%———我们当然也想把这个数字再降低一点,但有困难。

南都:你曾说要进一步降低失业率,必须解决存在已久的结构性失业问题。这1 .1万名长期失业人士,是澳门劳动就业方面的痼疾吗?有没有疗治的良方?

孙家雄:结构性失业,我相信这个问题世界好多地方都存在。比如说长期失业的人,很多已经没有动力再去工作;单亲家庭,有两三个细路仔,她怎么开工?还有那些残疾人、年纪大而又学历低的人……他们去找一份工,由于自身能力所限,人工可能低过他们从政府领的救济金,或者差不多上下,这样一来,解决这部分失业人群的就业问题,代价就很大。

但我们不可能放任这种情况的发生,因为一旦蔓延开来,全社会都唔掂了。我们希望这部分人群能够接受长期的培训,你接受培训,我就给你发生活津贴———因为不管你接不接受培训,我都要给你发津贴的嘛———但你一接受培训,对这个社会就有了责任,就会鼓起工作的勇气和信心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: 东南亚出现新劳工荒 下一篇: 香港劳工处
鍙嬫儏閾炬帴:    亿客隆彩票   亿客隆彩票   暴风彩票   一分彩票主页   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